卡布奇诺

混得圈很杂,老公一大把,吃的cp多到怕【欧美国漫盗全魔哑】
本人话废,并非高冷,欢迎来撩,嘤

【全职男你】喻文州x你(虐,未完)

【以第一人称叙述】
【私设兄妹关系】
【单向暗恋?】
【不喜勿入】

#爱情应该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觉,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那一年,我一岁,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咿咿呀呀口齿不清喊“哥哥”,三岁的喻文州懵懵懂懂地戳戳我的脸颊,我被他逗笑了。那一刻,阳光在他身上定格。

      那一年,我三岁,在幼儿园被男同学欺负,喻文州二话不说冲上去将那个男同学撂倒在地:不许欺负我妹妹!那一刻,他倔强的腰背在我心里定格。

      那一年,我七岁,父母亲戚开玩笑地问我长大了想和谁结婚,我脱口而出喻文州的名字,在大家笑作一团的时候,他坚定地望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那一刻,他如沐春风的笑容定格。

      那一年,我十二岁,放学路上和女孩子们一起聊到偶像的时候,我很自豪地说,我心中的偶像是哥哥,我最喜欢他了!喻文州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眸中带笑地看着我。那一刻,他眼中的万千星辰定格。

    那一年,我十九岁,为了甩掉追我的男生,我挽着喻文州的手臂,神色清冷,“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那一刻,夕阳下我们相依偎的身影定格。

   
     我那时很小,以为一个青春就是一生。

   
     我改变对他的称呼,从最开始的“哥哥”变成“文州”,他也照应不误,任由我的性子来。

     记忆停留在那个夜晚,父母出差,将我和喻文州单独留下,为了图个开心,我和他喝了几杯,不胜酒力的我醉倒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地说着不成章的话。我说,喻文州,我喜欢你,你真的特别好,那句话叫什么来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谈恋爱,不是我不懂事,而是我一直在等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厌恶我自己的身份,羡慕这个世界上除我以外的任何一个女孩子,凭什么她们任何一个都可以和你长相厮守,明明是我最先认识你的,明明是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明明我……比她们都了解你……最后,借酒壮胆般,我吻上了他的唇,和想象中的感觉一样,软软的,像果冻,他有一瞬地愣神,继而推开了我,我红着眼睛,眸中带雾地望向他,瞪着他,什么也没说。

     良久,他轻叹一口气:“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吧……”还未等他说完,我再一次吻上他,双腿岔开坐在他身上,并强制性扯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似赌气般,我就不信,他会没有反应。

     然而,又一次地,他还是推开了我:“别闹”,语气略微生硬,然后又是无奈:“乖,你喝醉了,回房间躺着吧。”我知道他可能是真的生气了,败下阵来,声音闷闷的:“你抱我回去。”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我,熟练地将我横抱起,走向我的房间。我蜷缩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一手环着他的脖颈,一手狠狠地拽着他的衬衫衣领,他这个混蛋。

     他将我放在床上,我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那时我才知道,那个温暖的怀抱另属他人。他为我盖好毯子,我不耐烦将毯子丢开,他好脾气地捡过来重新为我盖上,动作轻柔,一如既往。

     我们都知道,那天晚上,我并不是真的喝醉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上气不接下气。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后,整个家就只剩我和热气腾腾的早餐,喻文州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努力克制想给他打电话的冲动,若无其事地将桌上的早餐吃完。

     喻文州,你还是不是男人,不喜欢我就直说,躲躲藏藏不肯见我几个意思?!我换上平时不太敢穿的比较暴露的衣服,化了妆,企图遮盖我昨晚的“罪证”,然后戴上墨镜,准备出门。

    当我开门时,他恰好站在门口,准备掏钥匙,见我如此打扮,他强装镇定:“你要去哪里?”我看着他,想起昨晚的事,气不打一出来,朝他扬起一个明媚地笑:“约会咯!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解决吧,再见,哥哥!”我故意把“哥哥”两个字说的很重。

    与喻文州擦肩而过的一瞬,被他抓住衣袖,他挽留我?我冷笑,一把推开:“拒绝人果然很有意思,……”“够了!”他第一次粗暴打断我的话,眼底是压不住的怒火,他像是要把我生吞了似得。我不敢看他,将墨镜扯下,露出那双连妆容都掩盖不住的双眼,他瞳孔猛然放大,抓住我的双肩,想说些什么,被我抢了先:“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喻文州,你真有本事!”我推开门,跑了出去。

*这篇文其实也不算文,只是我的一个脑洞,然后天马行空,毫无逻辑,灵感来源于我的姓氏,和文州一样,我也姓喻,然后我就在想可不可以写一篇我和文州的文章,在那里面我们是兄妹【虽然我比文州大半年】,然后就有了这个不娶何撩的故事,各位看官笑笑就好,不必较真,谢谢。

      何其幸运,与你同源,与你相遇。

【全职男你】 叶修x你

【写到烂的破镜重圆梗】
【不好意思我就喜欢这个哼】

     你是一个写手。

     夜。家中一切电器停止运转让你以为自己突然瞎了,一瞬间还想好了明天交稿的时候声泪俱下表述自己艰难困苦的处境和对待工作的兢兢业业顺便再努力拿最后一点工资,可是大脑当机三秒后:去你妈原来只是停电了。

     无奈只能去附近的网吧凑合了,捣鼓捣鼓自己,至少得像个人吧,换了件衣服后锁好门匆匆离开家。

   “网管,上……我日!”熟人啊,熟的不能再熟了,椅子上坐着的可不就是你前任叶修嘛,他在兴欣网吧做网管。真的是,为什么偏偏来了这里。你走也不是,定定地看着他。

   “哟,这不是那谁嘛,诶,怎么着今天突然想起来看看我还是不是活着啊。”欠扁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还未等你发话,他接下去:“离了哥你的生活水平真是越来越差劲了啊,大晚上就这样跑出来见我……”你斜了他一眼,转身想走。

   “回来吧。”他突然沉声,他低着头,眼睛不敢直视你,见他如此,你竟一时不知如何拒绝,也找不出理由搪塞。面前的他,似乎认真了不少,与平日里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的他判若两人。“那个……现在还有位子吗?”你想扯开话题,避开他,可他不放过你。你无奈:“让我考虑一下吧。”他笑,一如初见,拉开身边的座位椅子。

    时钟指向两点,你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扭头看他还在打荣耀,看了一会儿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叶修只觉得肩头一沉,转头看是你,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操作也更狠了一些。

    待你醒来,已是第二天。你正蜷缩在叶修怀里。你心下一惊,脑中弹幕满屏,抬头见他熟睡的面庞,他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又说不出具体哪里不一样,除了身上烟草的味道……思绪一下子飘回了从前,不知道多久了,你们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当初的分离,是不是现在和将来在一起的催化剂。你深知不能继续待下去,但还是回头看看床上的男人,原来自己是那么依赖他啊。你默默叹口气,解下缠在手上的头绳,放在床头,压了一张字条:不小心弄丢了,要还给我就来我家,留下地址和电话号码,带上东西后悄悄合上门走了。

【恋与x你】当你向他们表白(部分)

恋与制作人x你
【当你向男神表白】

李泽言
“总。。总裁,我。。喜欢你!”你似乎是憋了好大一股气,喊了出来。他一愣,停住了手中的钢笔,但没有抬头。你不免有些尴尬:“对。。对不起,打扰了。”一副“我收拾收拾就滚的样子”,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他清冷的声音:“过来。”语气听不出悲喜。但你还是老老实实过去了,走到他身边,不敢看他。突然他一把拽过你,手搂着你的腰,额头抵在你的脑袋上:“我就陪你幼稚这一分钟。”然后,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你的唇角。
【为你赌上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许墨
你在他的研究室帮他整理材料,一张张整齐码好,望向他阳光下的侧脸,不禁愣了神,他似有所察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好看吗?”温柔的嗓音将你从自己的世界拉出。“好看!”你脱口而出,继而红了脸,低下头。“许。。许墨,我喜欢你!”他俯下身子在你耳边吹气:“你知道,我等这话等了多久么”,继而轻笑“那么现在,我完完全全属于你了,你想看多久都可以。”他环着你的腰,将头埋在你的颈肩,鼻翼间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